? 2019,你該選擇哪些膳食補充劑? 深圳美狮贵宾会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發布2019,你該選擇哪些膳食補充劑?資訊信息
健康資訊
> 健康資訊

2019,你該選擇哪些膳食補充劑?

分享:
更多
瀏覽:56
時間:2019/3/9 5:38:52
   新的一年是設定新目標的時候,對許多人來說,他們會在新年開始要求自己減肥和提高身體素質。盡管這些目標需要營養飲食和定期體育鍛煉,但很多人可能會轉而選擇膳食補充劑,來提高其日常飲食中的營養水平。國立衛生研究院膳食補充劑辦公室(ODS)提供了兩個資源,幫助這些人們了解,對促進健身和減肥的膳食補充劑,其中的許多成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進行。        
   當今世界是一個科學技術、社會經濟和文化藝術都獲得了巨大進步的新時代,人們對健康和幸福有了更強烈、更執著的追求。一般說來,人的飲食包括了常規的食物(含飲料)、食品添加劑和膳食補充劑。對于“常規飲食”,也就是人們習以為常的一日三餐,例如在中國南方人的米飯、北方人的面食,歐洲人的牛羊肉和奶制品等等。“食品添加劑”是指某種可添加到另一種食品中的食物成分。“膳食補充劑”是指一種含有以下一種或多種膳食成分的飲食產品:維生素、礦物質、草藥或其它植物成分、氨基酸。“膳食補充劑”在中國有一個更動聽的名字:“保健品”。對于“膳食補充劑”的監管屬于政府食品藥品管理部門的職責,然而由于其監管范圍的寬泛、結構的異質、內容的復雜、技術要求高、時間跨度大等等原因,其管理效度大大低于藥品管理。這樣的現狀,幾乎可以說是一全球性的問題,并非中國獨有。但是,“膳食補充劑”的安全性又是涉及到人的健康的重要問題,因此需要人們更多的知情、認知、分析、自覺與自醒,從而理性地對待“膳食補充劑”。

1 “膳食補充劑”的定義

在中國,不僅有“保健品”源遠流長,還有一些古代帝王癡迷的長生不老“仙丹”。在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中國傳統醫學)的影響下,中國人歷來十分青睞“保健品”,比如“人參大補元氣”而倍受眾人喜愛。當下中國的“保健品”不僅采用了中國傳統醫學中的某些植物藥成分,還有的采用了某些化學藥物的成分。在美國,藥品食品管理局(FDA)傳統上認為膳食補充劑僅由必需營養素組成,如維生素,礦物質和蛋白質。1990年的“營養標簽和教育法”將“草藥或類似的營養物質”添加到“膳食補充劑”之中。通過1994年的“膳食補充劑健康教育法案”,國會將“膳食補充劑”一詞的內涵擴大到必需營養物質,包括人參,大蒜,魚油,車前草,酶,腺體及其混合物等物質。其正式定義:膳食補充劑是一種旨在含有以下一種或多種膳食成分的飲食產品:維生素、礦物質、草藥或其它植物藥、氨基酸,使用的膳食物質通過增加每日攝入量,或濃縮物,代謝物,成分,提取物或這些成分的組合來補充飲食。用于攝入丸劑,膠囊,片劑或液體形式。不代表用作常規食品或唯一的膳食或飲食項目。被標記為“膳食補充劑”。

2 膳食補充劑的使用

對于膳食補充劑的使用,在中國目前缺乏這方面的統計資料。不過,從廣告行業的表現來看,中國的“保健品”市場還是一個熱鬧的市場。一些已經被確認為虛假宣傳的“保健品”廣告,仍然不時在多種廣告平臺露臉。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老年人口的不斷增加,“保健品”市場也在相應增大。現在一些市場“專家”甚至將“傳銷手段”用到了“保健品”銷售市場,一大批退休老人成為了多種“保健品”的長期消費者。我們再來看看美國的情況,美國科學記者貝盧茲(Julia Belluz)在2016年撰文指出,美國每年“膳食補充劑”的消費超過了300億美元,市場上可以見到的產品超過850種。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貝利(Regan L. Bailey)等人的研究報告指出,在美國膳食補充劑的使用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而且具有受教育程度越高越偏愛服用膳食補充劑的特征。全國健康和營養評估調查(NHANES)是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用以監測膳食補充劑的使用。NHANES 調查顯示,1971–1974,膳食補充劑的使用率分別為成年男性中的28%和女性中的38%;1976–1980,男性為32%和女性43%;1988–1994,男性為35%和43%女性;2003-2006(樣本量為18758),男性為44%和女性為53%。換句話說,也就是有一半的美國人在使用或曾經使用過膳食補充劑。在這些人群中,有33%的人在服用多種維生素(其中服用維生素B6的為29%,維生素B12的為29%,維生素C的為31%,維生素A的為28%,維生素E的為29%,維生素K的為17%),有14%的人在服用多種植物成分。在美國人口中,選擇使用礦物的范圍從18-27%(其中服用鐵的為18%,鋅為26%,鎂為27%,硒為19%,鉻為19%),鎂是最常用的礦物膳食補充劑。報告者總結說道,這些數據表明美國人口中膳食補充劑的使用率很高。

3 膳食補充劑的成分

膳食補充劑的成分多種多樣,有的產品可能是某單一的成分,有的也是多種成分的混合物。既有維生素類的成分,也有礦物元素,還有植物成分、蛋白質、氨基酸等等。盡管這些成分的明確和標識是相對容易的,但是這些成分在人體的吸收、代謝、作用、副作用等卻難以確認,尤其是長期服用所致人體的影響更是難以捉摸。如果要確認這些成分的相關性質,唯一的途徑就是通過新藥研究的程序來實現,然而其高昂的代價阻礙了這種可能。所以,譽冠全球的美國FDA在1994年的“膳食補充劑健康教育法案(DSHEA)”中也只能委婉的說到:“國會制定DSHEA的意圖是為了滿足消費者和制造商的關注,以確保那些想要使用它們的用戶可以獲得安全和貼標簽的產品。”更讓人驚訝的是,膳食補充劑生產者為了追求更佳的效果,不惜違規在產品中加入一些相應的藥物成分,這些藥物成分是各國藥品食品管理部門都禁止加入膳食補充劑中的,故這些成分都被不注明的隱藏在膳食補充劑中。這些藥物成分的加入,本身會產生與其它膳食補充劑成分的相互影響問題,還會帶來藥物適應癥、藥物副作用、藥物的非醫師處方使用等等一系列問題。

4 常見的隱匿藥物成分

貝盧茲所撰文章所附資料顯示了2016年美國的850種膳食補充劑中隱匿的藥物成分的情況。

4.1 食欲抑制劑:西布曲明(sibutramine)及其類似物(deisobutyl-benzylsibutramine,desmethyl sibutramine, didesmthyl sibutramine, n-desmthylsibutramine,n-di-desmethylsibutramine),西替利司他(cetilistat),芬氟拉明(fenfluramine),氯卡色林(lorcaserin),利莫那班(rimonabant)。西布曲明可以增加血壓和脈搏率,引起冠狀動脈疾病,心臟衰竭,心律失常,中風,甚至死亡,在2010年已被政府禁用。但是在240個主要用于減肥的膳食補充劑中,仍然有西布曲明或其衍生物。

4.2 通便劑:酚酞(phenolphthalein)。酚酞不再獲準作為瀉藥銷售。FDA指出它的健康風險包括心跳不規則,并且長期使用可能與癌癥發生有關。66種膳食補充劑中含有酚酞,其中大部分市場上的銷售者宣稱具有減肥效果。

4.3 肌肉松弛劑:氯唑沙宗(chlorzoxazone),美索巴莫(methocarbamol)。2014年,膳食補充劑制造者(NanoWell-being Health Inc.)召回了Super Arthgold。后來FDA的實驗室分析發現該產品含有氯唑沙宗,雙氯芬酸,消炎痛,“使其成為一個未經批準的新藥。”FDA警告說,超級Super Arthgold可能對某些人有潛在疾病的人是致命的。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這些肌肉松弛劑的濫用,可能導致人們在駕駛時感覺疲倦而睡著,發生駕駛風險。

4.4 增強性能力:西地那非(sildenafil),他達拉非(tadalafil),伐地那非(vardenafil),及其類似物(acetildenafil,aidenafil, aminotadalafil, benzamidenafil, dapoxetine,desmethyl carbondenafil, dimethyl sildenafil, dimethylacetildenafil,dimethylsildenafilthione, hydroxyhomosildenafil, hydroxylthiohomosildenafil ,hydroxythiohomosildenafil, noracetildenafil, piperadino vardenafil,propoxyphenyl sildenafil, sulfoaildenafil/thioaildenafil, sulfoaildenafilmethanesulfonate, sulfohomosildenafil, sulfohydroxyhomosildenafil,sulfosildenafil, thiomethisosildenafil)。在159個膳食補充劑中發現西地那非,它是處方藥偉哥(Viagra)的活性成分。FDA指出“這種未申報的成分可能與硝酸甘油等處方藥中的硝酸鹽相互作用,并可能降低血壓到危險水平。患有糖尿病、高血壓、高膽固醇或心臟病的人經常服用硝酸鹽。”在8個膳食補充劑中發現達泊西汀(dapoxetine)它是一種抗抑郁藥,但它從來沒有被FDA批準使用。

4.5 抗焦慮藥:皮克米隆(picamilon)。皮克米隆在俄羅斯作為一種治療神經系統疾病的藥物,其合成藥物從未被批準在美國銷售。但是在一些補腦的膳食補充劑中發現了該成分。

4.6 抗抑郁藥:氟西汀(fluoxetine),多慮平(doxepin)。有7種減肥用的膳食補充劑中有氟西汀,它是抗抑郁藥物百憂解(Prozac)的活性成分。氟西汀是一種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用于治療抑郁癥,強迫癥,驚恐癥一類疾病的藥物。FDA的警告,“SSRIs類藥物有嚴重的副作用,包括自殺想法,異常出血,癲癇發作有關。”

4.7 利尿劑:布美他尼(bumetanide),呋塞米(furosemide)。一些減肥補用的膳食補充劑含有處方強度的利尿劑。在2013年,FDA警告說,一種名為Hydravax膳食補充劑就含有利尿劑。利尿劑可以從失去過多水分引起電解質紊亂。大劑量使用,還可以導致脫水,惡心,嘔吐,乏力和低血壓。

4.8 興奮劑:BMPEA, DMAA, DMBA, DEPEA, ephedrine, ephedrine alkaloids,fenproporex。BMPEA,DMAA和DMBA隱藏在許多流行的強健肌肉和脂肪燃燒的膳食補充劑之中。 DMAA是在美國,英國和其它一些國家禁用的。因為它已被關聯到到中風,心臟衰竭和猝死。DMBA是一種人工合成的DMAA,它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是未知的。同樣,BMPEA從未被批準作為藥物使用。

4.9 合成代謝類固醇:合成代謝類固醇在81種膳食補充劑中被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銷售給了男人,承諾幫助建立強健的肌肉。這些藥物可導致肝損傷,增加心臟發作和中風的風險,并導致睪丸萎縮,以及導致男性不育和其它一些副作用。

4.10 消炎藥:雙氯芬酸(diclofenac),布洛芬(ibuprofen),吲哚美辛(indomethacin),萘普生(naproxen),保泰松(phenylbutazone)。在一些膳食補充劑中發現有布洛芬、萘普生。雖然很多人使用消炎藥布洛芬來治療頭痛,但它不是沒有副作用。布洛芬有導致人體胃腸道和腎臟損傷出血的危險。使用高劑量的藥物似乎也會升高血壓,增加心臟發作和中風的風險。FDA最近警告說,人們應該短時間和少量使用布洛芬。

4.11 其它。在一些膳食補充劑中有下列藥物成分。抗組織胺藥:撲爾敏(chlorpheniramine),賽庚啶(cyproheptadine);抗驚厥藥:苯妥英(phenytoin);抗精神病藥:氯丙嗪(chlorpromazine);β受體阻滯劑:普萘洛爾(propranolol),非阿片類止痛劑:奈福泮(nefopam)。

5 膳食補充劑的應用結果

正如美國1994年“膳食補充劑健康教育法案(DSHEA)”所說:“DSHEA承認,數百萬消費者認為膳食補充劑可能有助于增加日常飲食并提供健康益處……在與DSHEA相關的調查結果中,國會指出,健康飲食習慣與健康狀況之間可能存在積極的關系。而且,盡管需要進一步的科學研究,但膳食補充劑使用與減少醫療費用和疾病預防之間可能存在聯系。”然而,對于應用膳食補充劑的正向結果卻缺乏嚴格遵循科學研究準則的、一定數量的研究報告的支撐。相反,美國記者貝盧茲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服用膳食補充劑每年在全國造成急診的案例大于23000例,導致住院治療的有2000例。比基拉卡維克博士(GoranBjelakovic)等人在2013年9月的《美國醫學會雜志》上發表文章,詳細評價了服用抗氧化劑對死亡率的影響。他們統計分析了78個隨機對照試驗,時間從1977到2012年,參加實驗的對象達到了296707人(其中男性占54%,女性占46%),平均年齡63歲(18-103歲),地域包括歐洲、北美、亞洲和澳洲,評價內容為服用β胡蘿卜素、維生素A、維生素E、硒對全因死亡率的影響。他們的研究結論是:“抗氧化劑補充劑與全因死亡率降低無關。β胡蘿卜素,維生素E和更高劑量的維生素A可能與更高的全因死亡率相關聯。因此,我們的審查不支持使用抗氧化劑補充劑作為主要或次要的預防措施。”戈德斯坦博士(Francine Grodstein)等人在2013年11月的Ann Intern Med上發表文章指出:“在對5947名65歲以上的男性進行的大規模、隨機、安慰劑對照試驗中,我們發現,經過十多年的治療和隨訪,每日服用多種維生素對認知能力衰退的影響沒有益處。這些數據不能支持多種維生素補充劑在預防認知衰退中的潛在應用。”

6 理性對待膳食補充劑

市場上銷售的一些膳食補充劑可能含有不安全的成分,甚至可能含有未列在標簽上的藥物成分。因此,在選擇和使用膳食補充劑之前應該進行謹慎的風險評估,以盡量減少使用有害產品的風險。(1)判定選擇的膳食補充劑類別是否屬于高風險的一類?一般高風險的類別包括:健美、減肥、性能力增強、祛除或緩解疼痛、認知增強。(2)標簽是否缺少第三方認證/驗證?(3)第三方程序評估和確認膳食補充劑的純度和/或質量。例如:禁用物質管理組(BSCG)、美國藥典(USP)。(4) 標簽或廣告的可疑內容:聲稱預防或治愈各種不相關的疾病(例如腦震蕩,癌癥,艾滋病等),用個人推薦書或使用“最新科學突破”,“秘密技術”,“退款保證”等短語進行市場推廣,承諾“速效”(例如,2天內減少體重5磅等)。(5)假冒產品經FDA、國防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或美國反興奮劑機構(USADA)等政府機構或專業組織批準。(6)提供“免費試用”。(7)標簽或說明書上有外文文字拼寫或語法錯誤。(8)缺乏FDA必要的聲明:“這些聲明未經食品和藥物管理局評估。本產品不用于診斷,治療或預防任何疾病。”(9)替代FDA批準藥物(或聲稱具有類似效果)的替代品,例如“所有天然替代XXX”。(10)宣稱“自然療法”。(11) 產品是否被列入在OPSS(美國一家專業網站)高風險膳食補充劑清單或FDA的污點膳食補充劑名單中?

總之,膳食補充劑不能取代健康飲食,定期運動或醫療藥物。我們建議:在考慮高風險膳食補充劑之前,請咨詢醫生。

7 結語

本文介紹的膳食補充劑的有關情況,資料主要來源是美國。對于膳食補充劑的監管確實是一個難題,盡管美國FDA在這方面還做了一些工作,然而其現實狀況仍然無法令人樂觀。對于膳食補充劑的選擇偏好、使用決策可能更多的涉及到個人的價值判斷、理性思考和決策實施的問題。當然,這其中也關系到全社會的科學普及、衛生宣教的廣度、深度和實際效能。所以,對于政府、機構、企業和社會公眾而言,增加對膳食補充劑的認知是有益的。


膳食補充劑還是選擇進口的好,美國進口膳食補充劑,真正為你所需而生!偉德仕官網 http://www./ 

聯系我們